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敢与癌症叫板 的博客

2013年我要——健康,快乐,团圆,幸福,做好公益还要出去旅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虽然已经不再年轻,但是我的心依然是一颗年轻的心。我虽然是一个晚期癌症的患者,但是我热爱生命,珍惜生命敢与癌症这一顽疾叫板,依然活出自己的人生精彩。我爱旅,游爱生活,爱生命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告别历史(回京纪行之一)  

2013-12-06 10:27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住的胡同和上的小学

这是我为这次回国纪行起的题目,在北京的时候就想好了。历史俩字在这里有双重含义。第一是英文意思。在美国工作时,如果发现有个同事好几天没露面了,就去问管事的,回答是:”he is history.”。那意思就是,他已经被解雇了,成为本单位的历史。如今,我流落异国他乡,对北京来说,我也已经是历史了。第二是中文意思,我记忆中的北京,已经成为历史消失了,这次回国,就是向小时候记忆中的北京告别,写完此系列之后,不再写任何回忆北京往事的文章,既免得引起自己伤感,也省得有人觉得揭了老底而恼怒,封了我的博客也说不定。

既然是告别,就先从在北京最早的住址和小学说起。我住在东四牌楼南,米市大街一带的干面胡同里面的西石槽胡同7号。此处明朝是漕运禄米必经之路,车水马龙,在“无风三尺土”的土路上弄的尘土飞扬,如同下干面,故此得名。西石槽顾名思义,应该是运粮车喂马的石槽所在。
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如今干面胡同前面拆了,盖了大楼,胡同牌子只好戳在马路边。往里走还是老样子。西石槽的南半边已经拆没了,幸亏7号在路北,尚未拆除。南面拆了修金宝街了,其中就有梅兰芳故居。在充满京城文化,历史地名的东单北大街,冒出这么一个充满铜臭的金宝街名,看看今后怎么向后人交代。这金宝街的老板就是那个收了唐僧做小丈夫的老女人。
 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 西石槽胡同7号还在,已经破败不堪了。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 
 院子里面已经被挤占的连伞都撑不开了。这棵树我在的时候没有,后来种的,也长这么粗了,还被圈进棚子里。东屋已经被前面接出来的一块和侧面搭出来的棚子包围了,仔细看还能看见屋檐一角。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  
下面是我们全家在东屋前合影,当年的院子是这个样子。不用介绍就知道哪个是我。当年亲戚邻居看我这调皮样没一个说我会有出息的,你看还剩几颗扣子。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 那时候,住在四合院的多是职员,市民,干部,分什么房子就住什么,从来没想到自己盖,也没盖房的本事。文革后,城市黑五类被扫地出门,北京市有十二万户居民被轰到农村,房屋被转业进京的农村兵,贫雇农出身的大杂院的的劳动人民占据,他们发挥在老家搭牛棚盖草房的本事,在院子里大兴土木,把四合院分割成了贫民窟,成了如今这个样子。现在城里六十岁以上胡同的北京老居民中,至少一半以上说外地方言,不会说北京话。
这些被轰出北京的“黑五类”,不准带任何生活用品,上车前没收所有的现金和粮票,在火车上不许坐坐位,只许坐在走道上。以军干子女为主体的红卫兵就踩着他们的头走来走去。有的还没到站就被打死在车上,红卫兵随手就把尸体丢出窗外。2004年《鲁豫有约》曾经采访过董必武的儿子董良翮,他就是在北京站抄没“黑五类”现金和粮票的红卫兵头子。直到现在,他把依然这种杀人越货的强盗行为当成自己的清廉夸耀,说到抄没了一麻袋的现金粮票,自己一分没拿的时候和陈鲁豫一起微笑,毫无悔意。全然不顾那些被剥夺了生存条件的老人和幼儿会在饥寒中死去。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但是历史发展了是回不去的,人变了,生活习惯方式变了,再回到原来的传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。你让那些住进公寓,有上下水,暖气煤气,卫生间的北京人再回大杂院生煤球炉,上公厕,可能吗?就是拆除这些违章破棚子恐怕也有人会跟你拼命。这些破旧的老房子住满了全国各地进京捞金的农民,彼此互相猜疑,提防唯恐还来不及,当然不能想像当年老街坊邻居那样和睦相处,互相照应了。
 
我入学的小学不用介绍了,现在比清华,北大还难上,名声都传到海外了。最右面橘红色墙就是我当年入学上一年级的教室,已经翻修过了,不过当年叫史家胡同小学。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小学入学照片。我五岁时候母亲已经管不住了,经常要跑出院子到胡同找小孩玩,甚至跑到胡同口看有轨电车。妈妈怕我出事,就让哥哥带我去上学。那时候进小学要考试的,其中一个题目就是家庭地址,但背答案时我老把干面胡同西石槽说成西石槽干面胡同,被哥哥和院里小孩笑话了好久才改过来。小时候觉得从家里走到学校好长一段路,路过好多家商店,和大门,现老房子拆光了,俩胡同就隔这么座大楼。 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 
 又回大学校园转了一圈,这是在主楼前的照片。这楼是六十年前盖的,仿苏联风格,楼前有个喷水池。文革军宣队说喷水池是苏修腐败生活方式,用土填平了种菜,说是要恢复农民本色。现在修成这种美国式的平地喷泉。反正是学了苏修学美帝,风水轮流转,农民本色不见了。 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 
下图右面的一号楼是大一基础部的教学楼,五十年前我每天上下课都在这些白杨树林荫道上来去匆匆。我当年的菜地已经成了盖楼工地。由于原来的校领导都是本校毕业生,没人敢在那片存储过放射性材料的地皮上盖楼。自从2011年从南航调来校长后,全然不顾学生员工的性命安危,居然毁了我的菜地盖楼了。我曾经参加义务劳动修建的游泳池也被填平,盖了民工板房宿舍。
告别历史之一(回京纪行系列) - jasen99 - 深沉的浪漫
 

更多照片在下面地址

http://jasen99.blog.163.com/album/#m=1&aid=262316080&p=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